中学生玩网络直播您咋看?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10 18:40

  10月,由广州市少年宫联合全国18个城市少年宫进行调研与分析,推出《中国城市儿童网络安全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全景式地描绘了我国儿童数字化成长的主要阶段的同时,提醒公众关注儿童的媒介素养教育问题。

  《报告》显示,在幼儿园时期(3~6岁),儿童对手机的接触率为91.8%,平板电脑的接触率为83.4%,电脑的接触率为80.6%。更有四分之一(25.6%)的幼儿园儿童,周末使用时长超过60分钟。小学中年级(9~10岁):儿童的媒介使用行为迅速拓展到各种媒介产品的应用,初步发展到和成人使用行为相差不多的“小用户”。初中(13~14岁)时期:他们不再只是媒介信息的接受者和使用者,还成为传播者、创造者,数字化技能在很多方面都超过父母。

  但是,模仿能力强、对新媒体工具迅速上手的孩子们因为认知能力有限,在接收海量信息时,难免因为虚假难辨,而受到不良影响。比如2016年9月1日某中学生直播开学、2015年因追星而引发的“小学生世纪骂战”等事件都引起了社会广泛争议。对于生下来就被网络世界所包围的00后而言,培养他们正确认识并使用媒介的能力已成为教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正在我市某中学读初二年级的王同学,最近爱上了玩直播。记者在其朋友圈看到,几乎每天都有分享“我正在某某某软件中直播,快来看我的直播”的内容。记者随机进入了王同学的几个直播,发现内容大致为作业、聊天,关注的人也多是自己的同学。不过,王同学对网络直播的热衷,还是引起了老师、家长的注意。

  采访时,王同学的老师称,现在很多中学生都有了自己的手机,加之最近又是“直播热”,很多学生都有尝试过开直播。但是学校平时管理很严格,学生们只会在课余时间玩手机。“一般都是学生们回家了,在自己的房间里直播一会,我关注了一些同学们直播的内容,基本都是相熟同学在聊天。”该老师坦言,对于经常玩直播的学生,他都会私下和学生沟通,建议学生们减少直播的时间。“都说现在是网络社会,我们不能把学生和网络彻底隔离,但是也要让学生们学会合理分配时间。毕竟中学生的学业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王同学妈妈对此事,还是非常担心。“每天孩子回家,就进自己的屋子了,还关上了门。我以为孩子是在学习,也没有打扰,没想到,是在玩什么直播!”王同学的妈妈一说到这事儿,还是有些焦虑。“我说要是再发现他玩直播,就要没收他手机,他还不干。初二了,这孩子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着急呢!有这精力放在学习上多好!”

  当记者把“您怎么看待学生玩直播这件事儿”这个问题发至多个家长微信群时,引起了大家的讨论。“我觉得孩子们不能玩直播,这会耽误学习、会分心。”“如果很多同学都开过直播,而自己没有的话,没开直播的这个人一定会对直播充满好奇,而且会觉得自己和同学们之间有距离了,这也不好。”“如果是在完成当天学习内容的前提下,学生可以在直播里和其他同学一起聊聊天,这也是一种放松方式。”家长们不断地说出自己的看法,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有人觉得适度就好。那么,关于中学生玩直播这事儿,大家到底应该如何引导呢?记者采访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孟羡慧老师。孟羡慧老师多年来从事青少年心理辅导工作,总结出很多丰富、宝贵的经验,和家长们一同分享。

  孟羡慧老师认为,随着通信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手机应用时时刻刻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学生又恰恰是对新技术、新应用接受能力最快的群体。“孩子们开直播,无外乎做作业、做家务、做饭,还有就是找个话题开聊。他们的目的就是圈粉,也就是吸引关注,所圈的粉丝基本都是熟悉的校友、同学或者朋友。”如果孩子们刚刚参与直播,孟羡慧老师给家长们分享了以下几点建议。

  首先,家长要做到不阻拦、不禁止,尊重孩子们的想法和行为。中学生,大多数都正值青春期,而青春期孩子的特点之一就是从小学时候在意老师和家长的评价转为在意同学的评价。所以孩子为了更好的融入同学中,会从众玩大家都在玩的游戏或者是应用。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阻拦和禁止只会激发孩子的逆反和反抗,孩子反而会没有节制的玩。

  其次,家长要和孩子约定直播的频率和时间、内容。家长和老师一定要和孩子商量做直播的时间、频率、内容等,青春期的孩子自认为成熟,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希望家长和老师把他们当作成年人对待,所以我们就给他们想要的,把孩子们当作成年人,与他们一起商量。这种情况下双方商量出的结果能够更有效的贯彻事实施。在双方商量的过程中就把原则、规则传递给孩子,尤其是直播内容的界定。

  第三,家长要了解孩子的直播内容和粉丝情况。这里着重提醒各位家长的是,要清楚孩子直播的内容是不是违背了道德要求;及时了解关注自己孩子的都是哪些同学,了解这些同学的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如果关注孩子不认识的人较多,可以从如何保护隐私方面引导孩子,尤其是女孩。在谈之前,家长和老师可以提前准备一些隐私在网络上泄密的案例与孩子们分享,让孩子们在网络上建立自我保护的意识。

  第四,家长要考虑丰富孩子的业余文化生活,培养孩子的各种兴趣爱好。让孩子在做直播期间忙碌起来,转移注意力到更有意义的事情上,逐渐淡化和消除直播在生活中的影响。

  第五,家长要心平气和地与孩子探讨应用平台,让孩子能够理性看待。记者了解到,目前流行的直播平台多是采取粉丝花钱买礼物送给直播者,直播者可以将礼物按照一定比例兑换成现金,平台会按照百分比抽取平台费用。由于孩子们做直播,同学和朋友之间的关注比例较大,所以相互关注、相互送礼物,最后钱大多数让手机应用平台商赚取。家长可以尝试和孩子探讨这种同学之间表达情意的方式是不是合适?有没有压力?有没有可以替代的方式?探讨的时间最好是已经过了孩子对直播新鲜好玩的阶段,可以很理性的看待“直播”这个应用,这个时候交流起来通常效果会更好。

  孟羡慧老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孩子的成长环境决定了孩子们接受信息的渠道更加多元、便捷。对于新技术的发展、高科技的应用,“为了好好学习,你不能玩”这样的管教方式对孩子们进行引导的效果微乎其微,只堵不疏只会造成更大的问题和矛盾。

  “孩子本身就是在体验中成长,不管是做事还是玩高科技的应用,孩子体验过了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还是一般,才会建立自己对新事物的认知。如果家长一味强制阻拦,便会阻断孩子对新事物的探索,渐渐地也会消灭孩子探索世界的勇气。但是,如果孩子长期沉迷于直播、沉迷于看他人直播,就容易出现生物钟紊乱、失眠、颈椎病及焦虑抑郁等情况,对孩子的身心健康、生活学习及人际交往造成较大的危害。这种情况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这个时候需要心理咨询师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辅导。所以说高科技应用是个双刃剑,它既可以提高孩子们的认知能力,又可以摧毁孩子的自我约束,因此对于现在的家长和老师在教育方式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孟羡慧老师分享了自己的感悟。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遇到一些新鲜事物或者孩子们感兴趣的事儿,孟羡慧老师也经常和她的孩子们沟通。“放下大人的身段,俯下身来和孩子们做朋友,他们才会愿意和你分享自己的‘小秘密’。”

  英国: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英国便率先在部分地区小学中开设了媒介素养教育的必修课程,90年代开设了相关的媒体研究课程。目前几乎全英的所有中学都会开设媒介教育课程,并成为GCSE(General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考试科目。英国媒介素养教育已经覆盖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的全过程,并逐步成为终生学习的重要内涵。

  澳大利亚:已通过法律使“媒介素养”教育成为常规教育,并开发出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的完整的“媒介素养”教育课程和教材。

  日本:早期日本教育行政部门统一管理媒介素养教育,将其纳入视听教育课程,作为视听教育课程的一部分内容。目前,日本的大专院校也相继开设了有关媒介素养的正式课程。